收驚,根據維基百科記載:「收驚屬於道教宗教儀式之一,或稱喊驚、收嚇、叫魂等別稱。後來,儒教齋教佛教亦有相同類似儀式。流行於華人聚集之台灣南洋河南江西浙江福建廣東港澳一帶。」

 

民間對「收驚」嘛足熟似,特別是紅嬰仔抑是囝仔,若暗時ma̍h ma̍h 吼、睏bōe 好勢、溢奶、放青屎的現象,老輩的就會講囝仔沖煞著,抱去收驚就好-à ,講起來嘛真奇怪,收驚了後往往攏有應效。細漢我嘛不時愛收驚,阮若欲收驚就愛尋蓮意仔姑。

 

蓮意仔姑是水金伯的某,理我應該稱呼伊水金仔 ḿ ,不過伊佮阮共姓照庄裡的風俗阮未使叫伊 ḿ ,愛照祖先的姓叫伊姑。

蓮意仔姑是水金伯的後巢,伊佮水金伯無生半隻狡蠘[ka-choa̍h]、蝴蠅,水金伯前某的子嘛攏大漢囉,所以伊比庄裡的查某人攏較清閒,雖然有當時會看著伊去田裡挽菜,不過大部分的時間,伊若不是咬一支菸、來尋厝邊開講,就是騎鐵馬去別庄尋人、若無就是去 Labisàn 散步(和美街仔),kin-sio̍k (反正)阮囝仔人嘛不知伊一日到暗咧無閒甚麼,逐擺伊若來,攏是人未到、花芳先到,蓮意仔姑自少年到八九十歲攏是梳一粒包仔頭,正手爿的頭毛頂插一排花,所插的花種類無限定,看花期是什乜就插什乜,有時是玉蘭花、有時是含笑花,若無就是樹蘭花、黃梔花、七里香……攏是會香的花,不過蓮意仔姑無愛洗身軀,所以伊的頭毛雖然梳kahsih-sih不過佮伊身軀的氣味合起來,變做一款足奇怪的氣味,雖然這款味不是真好,不過逐個囝仔攏足愛去in兜,是按怎愛去呢?因為in兜有甜甜的汽水通飲(啉),不過你不通陷眠蓮意仔姑會好禮請你飲汽水,你若欲飲,你愛先替伊斬牛欲食的稻草,抑是斲鵝鴨欲食的菜……你若問我愛做偌久?he 是無一定的啦,有tang時一下仔就會使,有 tang 時做 kah giōng 去嘛猶無飲(啉)著。

 

蓮意仔姑的汽水囥佇門匡頂面,囝仔提 bōe 著,蓮意仔姑講伊嘛提 bōe 著,逐擺攏是水金仔伯來the̍h,水金仔伯逐擺攏笑bún-bún 講阮真乖,就對門匡頂 the̍h 一罐白梅汽水落來,用一個足細的酒甌倒一屑屑仔汽水予阮,復講好啊!按呢就好啊!不通飲傷濟才bōe 扑歹腹肚……所以一罐汽水用幾若工、請足濟的人嘛猶飲 bōe 了。雖然 hit 時陣無人講什乜是剝削,心肝嘛知 in足凍霜,攏欲phiⁿ 囝仔。其實 hit 罐汽水囥傷久根本無氣-à,不過 hit 個時陣三頓攏食糜,不知是按怎彼呢賢枵、彼呢枵鬼,若是想著汽水甜甜的滋味,暗時若到,嘛是復去in兜替伊斲鴨仔菜,等飲(啉)汽水……去蓮意仔姑 in 兜若不是為著飲汽水,就是欲收驚。

 

蓮意仔姑會替人收驚,所以囝仔若是較歹育飼、賢陷眠抑是予蛇驚著,序大人就會捧一碗米佮提一領衫、叫囝仔去尋蓮意仔姑收驚,蓮意仔姑 kā 人收驚是免錢的,伊若欲收驚、菸就提落來,米碗用衫包咧,點三枝香,挾佇衫仔頂,嘴裡 sē sē 唸、不知咧念什乜,煞了後用香佇你的頭殼、面前躠躠(踅踅)咧,前胸 lōa 三下、後胸 lōa三下、就好囉,按呢就會當將你 phah-m̄-kìⁿ 的三魂七魄攏叫返來,有效無效嘛不知,kin-sio̍k (反正)逐家攏按呢做,你 tòe 人按呢做就著囉,我一向不曾想著收驚敢有影會安魂鎮魄,一直到彼工我才予收驚的功效驚著。

 

1980 年我佮同窗甲君、乙君想欲做陣考研究所,驚宿舍吵、就對宿舍搬出來,三個人住做伙,開始真快樂,不過欲交厝租的時甲君續有困難囉,搬出去進前,阮就知影伊的老爸頇顢、老母過身,伊自細漢就予人做養女,而且換過幾若個養母,尾仔是in阿姑kā 伊買返來chhiâⁿ 養,伊才有法度讀大學,所以伊比阮較濟歲,雖然in 阿姑有予伊生活費,不過伊hit時陣交一個五專的男朋友,hit個查甫愛博筊,若無錢會kā 伊伸長手,甲君若無予伊,hit 個查甫就講欲佮伊斷路,甲君自細漢予人賣來賣去、足無安全感,明知這個查甫 bōe 靠-è,不過不敢佮伊切,乙君佮我可憐伊的遭遇,參詳家己來煮飯,省起來的錢替甲君納厝稅,甲君無愛phiⁿ 阮、不肯。後來伊講,無、伊來煮飯抵厝稅,事誌就按呢決定,不過甲君男朋友的筊債是無底洞,甲君的錢猶是無夠,為欲趁錢,甲君佇拜一、拜三、拜五暗時,開始佇金華路排路邊攤,賣衫佮chhit-thô hit 時的交通無方便,甲君收擔了後、愛家己騎三輪的平板車返來,老台南人應該攏知影 hit 時民族路的路崎,伊載 ê 物復濟,一個查某囝仔載bōe 贏,有一擺pua̍h kah大孔細裂,我佮乙君足不甘,就決定暗時十點,騎鐵馬去金華路kā 伊鬥收擔,復佮伊做伙返來,陟民族路崎的時,阮就落車鬥捒,等甲君騎好勢,阮才翻頭牽家己的鐵馬,若復遇著崎就復落車……按呢的日子過一兩個月,有一暗我對圖書館返來,聽著房間有奇怪的聲,我緊開門、開電火一下看,我驚一tiô,原來……甲君咧撞牆自殺,我緊kākhiú --落來,問伊是按怎,伊攏不講、就走出去,……無偌久乙君返來,想欲相招去尋伊,嘛不知欲按怎尋,就戇戇等到天光,甲君無返來,乙君佮我驚甲君無愛人知影伊自殺的事誌,就替伊隱瞞,一工、二工、三工……戇戇仔等到第七工,甲君猶是無返來,乙君佮我足著驚,偏偏 hit 時抵好頭前溪、火車跋落橋下死足濟人,而且猶有一個無名女屍無人認,阮實在足驚,只好偷偷仔去報告教官,教官罵阮即呢糊塗,伊隨時去新竹尋,佳哉不是伊。我佮乙君決定去甲君in老爸的厝尋伊,問教官住址,阮兩個就逃學,坐慢車去嘉義,kā 人問路才會曉坐客運的去朴子,落車了後,沿路行、沿路問、欲按怎去某乜所在hit 個時朴子猶足庄腳,規條路若不是甘蔗園就是土豆田,若無就是番薯園,免講欲看著一個人,連一隻鳥仔嘛無,規條路干焦牛屎kah阮做伴但定[nā-tiāⁿ],兩個人不知行著、抑是不著,愈行愈驚,連欲哭嘛不知欲對哪位哭起,……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,終歸尾予阮尋著路,偏偏甲君的老爸無佇咧,伊的厝邊叫阮tiàm 樹下等,等足久甲君的老爸飲(啉)酒飲kah醉茫茫返來囉,in老爸聽著講:「伊的事誌佮我無關係啦,伊早就賣予in 阿姑,恁欲尋去尋 in 阿姑……」,這個酒鬼較早賣查仔子,今仔復 kā 關心in查某子的人趕出來,這款人有什乜資格做人的老爸?……,阮枵規半工,返來台南已經是半暝囉,無想著甲君嘛返來啊,而且第先阮一步,將物件搬出去囉,干焦留一張字條佇桌頂,彼張字條未輸是有字天書,將謎團愈解愈複雜。

 

甲君返來、事誌並無解決,而且復變kah較複雜,佇學校無情的閒仔話開始惡意流傳,大家偷偷咧講我佮乙君按怎欺負甲君……,有一工,一個平常時足疼我、足予人尊敬的老師 kā 我叫去辦公室教示,尾仔伊足傷心講、想 bōe 到我即呢歹……,我未輸啞口(啞巴)食黃連、有苦難言,彼個時我堅持甲君會使無情、我 bōe 使無義,只好背著歹人的名黯淡離開……

 

予人誤會雖然艱苦,不過我的良心真安,所以無算什乜,上艱苦的事誌是自彼工甲君自殺了後,我若欲睏,目睭一下kheh就有一個青面獠牙的人欲 kā li̍h青面獠牙的人、氣足冰,伊輕輕仔行到我的頷頸邊 pûn 一口氣,我的身軀隨時未輸結冰,連腳手攏bōe 振動,欲喝嘛喝 bōe--來,……乙君講好兄弟仔若欲投胎愛先抓人頂替,我破壞好兄弟仔的好事,所以伊不放我煞,伊足煩惱,替我請一張三寶彿的畫像囥佇房間,我復驚又復無眠、瘦kah剩一隻骨,乙君叫我返去kah父母參詳,我想無辦法只好返去厝裡。不過返去了後驚父母煩惱嘛不敢講,干焦 kā 媽媽講行路予黑影驚著,欲予蓮意仔姑收驚,抵好蓮意仔姑來阮兜,就拜託伊收驚。蓮意仔姑看著米痕講:「你去叼位驚著?」我講:「干焦佇學校但定,無去叼位啦。」蓮意仔姑足大聲罵我、猶不實在講是booh

 

這個米痕絕對不是予人、抑是予牲牲驚著,……這個時陣我只好講實話……蓮意仔姑隨時叫媽媽去請天美師來、hit 暗隨時請神來排解、……天美師講伊無法度排解,叫阮去求地藏王。第二工去地藏王廟,媽媽叫我跪咧求,跪偌久bōe 記-è 囉,kin-sio̍k (反正)媽媽跪比我較久,尾仔媽媽來鉸我的頭毛佮指甲,……事誌辦了,我不知影有什乜禁忌,從此無人提這件事誌,蓮意仔姑嘛哪像無事誌共款,逐工騎鐵馬這家坐了換別家坐,伊的花香嘛佮伊的氣味共款,未輸永遠停格在1980年。

 

三十年囉,我計是事誌會隨著時間過去,不過伊猶原佇咧,三十年後原在有同窗認為我是歹人,拒絕佮我見面,今仔日我佇咧寫這項事誌,我猶會記的較早的驚惶佮彼個時無人諒解的悲哀,我知影伊猶原住佇我的心內,上悲哀的就是我永遠無法度得著清白,因為甲君畢業後、決定嫁予hit個男朋友,後來因為家庭無幸福,復行到自殺這條路……伊無留予家己生路、嘛無予別人任何的機會。甲君的絕望使人同情,不過敢無別條路通行?是按怎人一定愛放棄家己的生命,敢有影一了百了?

 

有一工我咧看:(佐賀的阿媽),hit 個阿媽講:「真正的善意是無給人發覺」,我恍然大悟,較早乙君佮我其實是莽撞的,當初阮計是阮是咧做好事,哪會知影阮的好意,應該愛較有智慧咧,愛知影甲君的感受、嘛愛顧及甲君的尊嚴,莽莽撞撞亂做,應該是予甲君真大的壓力,莫怪伊用這款方法來中傷阮,少年的單純無知、害阮將好事做到變歹事誌,如果時間會當重頭來,我足希望一切攏無發生,嘛足希望甲君猶原猶佇咧,足希望伊會使用伊的生命來做見證:生命是有價值teh活咧,我真正按呢希望!

 

hit 擺我不曾koh收驚過,不過我不時咧想,收驚即呢靈驗,若按世間的是非曲折敢收會著,伊的米痕又復是按怎咧?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阿等

adan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