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
一樣米飼百樣人,有的人彬彬有禮,有的人莽莽撞撞,不過到底是哪一種人較好鬥陣,較會靠咧呢?凡勢仔你嘛講bōe 清楚,親像阿花姑就是予人抓無斬節的人。

阿花姑伊的名歌仔戲明星楊麗花共名,所以庄裡若佇咧辦活動攏會借伊的名,講:「不惜重資,特別聘請大明星楊麗花光臨指導」按呢宣傳,定定攏會吸引足濟人來參加,有時活動辦了才想到哪會無看著「楊麗花」咧,阿花姑就會講:「啊…我敢不是楊麗花?」

 

阿花姑伊會當講是我的頭一個老師,伊國校畢業就去織布廠學做緯仔,一天趁一箍銀,十六歲的時伊嫌做緯仔傷thiám (累),欲tòe 人去台北做工,十幾歲囝仔欲去hiah呢遠,in老爸當然bōe 放心、嘛不准。不過阿花姑歸尾猶是偷走去,伊偷走hit 日抵好落雨,我猶會記得 in老爸老母無尋著伊、那行那哭,目屎未輸雨水落未煞的畫面… …無偌久阿花姑寫批返來,in老爸字識少,叫我念予伊聽,我一下看就戇去,批的頭前寫講「父親大人、母親大人膝下……」,我hit 陣仔猶是讀國小二年的,根本不知 he咧寫甚麼……不過自按呢我的心肝內對阿花姑足欽佩,所以逐擺若佮大人激氣、若想欲離家出走,我就想欲去台北尋伊,我想伊會曉寫hit 款批就是世界上上了不起的人,有事誌尋伊著啦!哪知影大漢有一工teh開講,in小妹伊漏氣講:「啊恁阿花姑有影足賢,去台北趁偌濟無人知,不過去台北欲返來hit擺,老爸復愛寄錢去tháu (解的意思),才有法度返來」大家笑kah強欲落下頷,阿花姑講、囝子佇這,漏氣事不著不通講。

 

若講著阿花姑的漏氣事猶不但按呢,阿花姑佮姑丈是青梅竹馬,所以較早結婚,庄裡的人攏笑in老爸:「番薯大條的不挖,挖小條的」,in老爸嘴無講,心肝其實足不甘,不時攏講伊欲去巡田水,三彎兩斡就去看阿花姑,雖然阿花姑嫁佇厝邊、真近,不過知影老爸來看伊,阿花姑嘛是足歡喜。

 

阿花姑嫁去就入門喜,無偌久就生後生,in老爸足歡喜,去看外孫,hit 個時陣姑丈少年猶無錢, in結婚的時干焦佇牛寮頂隔一個半樓仔做新娘房 nā-tiāⁿ,紅嬰仔生了猶原住佇這,伊聽著老爸來看伊,三步做兩步走,抱嬰仔欲予 in老爸看,落來開講足久,in老爸講:「你不抱囝仔來予我看,khoh-khoh(一直的意思)抱枕頭咧chhòng 甚麼?」阿花姑驚一下,講:「siâng  kā 我的囝子偷抱去,……」就放聲哭,in老爸叫伊較鎮靜咧,去樓頂看māi ……原來阿花姑真正抱不著,囝仔猶佇眠床頂teh睏!

 

阿花姑嫁較近不時攏會返來外家,不過嫁近有嫁近的麻煩,人講:「嘴齒、佮嘴舌較親,嘛會咬著」,有一日不知為著啥事,兩個父仔子,一個站佇圳頭的北爿、一個站佇南爿相罵,足濟人來看,抵好 in嫁去彰化的大姊返來,看著,講恁兩個足賢,是佇chia teh山歌戀是booh父仔子想想咧好笑、才煞去。若講著in兩個父仔子,無人像 in hiah 呢好,也無人像 in hiah 呢賢冤。有一日in老爸心適興去打金仔,送一個子一兩元寶,大家歡歡喜喜teh開講,無想著兩人反面那狗咧,隨冤起來啊,in老爸氣--起來,hit兩金仔就kah擲入大溝底,好佳哉金仔重,無予水流去,若無敢bōe 心肝疼丟丟。

 

阿花姑人足好,不過性地足躁,有時嘛會橫柴舉入灶。in老爸講伊一手囝仔好好,干焦這個即呢番,就是食不著水米才會按呢。原來阿花姑細漢歹育飼,照風俗愛食in阿姑的水米,in老爸不時咧怨家己無應該予伊食in姑仔的水米,才會kah姑仔共款番,不過嫌茫嫌,in老爸較疼嘛是阿花姑伊一人。伊講「歹子飼父,我食阮矮仔花上濟」,有影阿花姑上有孝,親像in老爸愛食泥鰍(鰗鰡)佮鰻,阿花姑就不時買返來,不是炸就是去孝敬伊,in老母愛食甜,阿花姑若去街仔,就會買物返來予伊食,粉粿、仙草、田豆酥、釋迦、香蕉,……會使講無斷-e,不過阿花姑上界遺憾的就是in老爸中風以前想欲食鰻,hit工抵好拜土地公,伊想講物件足濟,明仔日才買就好。哪會知天有不測風雲,hit in老爸續斷腦筋,尾仔雖然較好勢,不過常在會鯁著,鰻的刺復真濟,驚危險就不敢買予in老爸食,in老爸若想著就講恁攏無通一尾鰻仔予我食……這是阿花姑上遺憾的事誌,嘛是in規家口仔共同的遺憾。

 

為著無法度買鰻予in老爸食,in老爸過身了後伊哭上thiám(累),對in老爸的後事嘛上堅持,喪事中有一擺佮伊的小妹不知為著哪一層起冤家,伊的小妹抵好咧切菜,氣一下菜刀舉起來講:「你復講!你復講!」,伊猶不驚koh繼續罵,若不是 in老母聽著出來罵in,「恁兩個像焦贊」,事誌猶不知欲按怎收山?出山了,阿花姑猶是不時哭,三不五時會去in老爸的墓埕哭哭咧,有一擺去傷久,姑丈去尋伊,原來伊哭傷thiám(累),規氣就倒佇墓埕睏一下,返來當然愛復予人罵囉。

 

最近阿花姑復出風頭囉,原來伊雄雄想著人老,若步步愛靠子,一定會予子怨嘆,伊聽人講若做里長,一個月有幾若萬通領 ,所以伊佇庄的集聖宮對神明講伊想欲選里長,不知是哪一尊王爺起駕,講小信女你bōe 使選里長,若選就會犯官司,阿花姑鐵齒當然不信,哪知猶無一個月伊就kah別的 oo-toh-bai(機車)相撞,規台 oo-toh-bai,撞kah mi-mi mauh-mauh,手嘛斷斷去、休養規半冬總算好囉,調解委員會嘛調解好囉。伊去廟謝神,人講伊鐵齒不聽指示去犯著官司,復欲選booh?伊應講欲noh……哪知猶無半個月復去予車撞著囉,這擺猶較慘,撞伊的是一台車,伊規台 oo-toh-bái 予人kah碎連連,人嘛飛去田底,好佳哉!hit陣仔田抵犁好,土較軟,干焦手著傷 nā-tiāⁿ,我返去看伊的時,伊講予車碰著的時,伊計是伊對台灣飛出去囉,我問伊欲復選 booh?伊不敢講,原來阿花姑猶有驚的時陣,有影稀奇,我知影伊確實驚著-à

 

你不通看阿花姑是土公性,不過伊有法度飼著一個博士子,而且是頭前寮庄目前唯一的博士,所以鎮公所伊表揚,選伊做模範媽媽;頒獎 hit工伊足歡喜,辦桌請人;來伊鬧熱的花圈、花籃對第四鄰排到第五鄰去,我嘛有去予伊請,伊足歹勢,大家嘛笑伊即呢粗魯做模範媽媽,會予人笑破褲底,不過你若看著伊為 in  hit 四個子按怎打拼,你會講伊確實是一個模範媽媽。

 

阿花姑跋落子兒坑,連生四個子,姑丈是做工仔人,家庭打bōe 過來,伊的大漢後生,看父母無錢,足感心、國中畢業就去工廠學黑手,趁的錢攏交予父母飼小弟小妹,(雖然今仔日伊嘛是足有名的師父,趁的錢嘛bōe 比人較少,不過阿花姑嘛是感覺虧欠這個後生。)不得已伊就站厝邊的橋頂賣檳榔,生意雖然bōe bái ,不過違章建築,有時警察會來取締,有當時會著賊偷,就血本無歸;有一擺猶有走路的兄弟提槍來揩油討所費,檳榔擔設佇橋頂,熱天熱kah強欲變pa,寒天別人是食北風,伊是食四面風,海風sǹg-sǹg 叫,寒kah吹燒氣猶著蓋毯仔,人若敲電話叫檳榔,伊就愛送去,博筊人是上大的顧客,博筊往往佇暗時,天氣愈歹,叫的人愈濟,無論透風抑是落雨、攏愛送,尤其是搏筊人極賢匿,復較驚人的所在嘛愛去,會使講伊賣檳榔足艱苦,不過為著家庭,伊講伊,墓仔埔嘛敢去,伊有二個查仔子讀到大學,第二後生著博士,攏是靠這個檳榔擔鬥幫贊的,人咧講一枝草一點露,確實無錯。

 

佇伊的身軀頂我嘛看著慈母的無助。

我猶會記的伊細漢查仔子跋落溝 hit 件事誌。in查仔子跋落溝,棉仔間的人攏去溝仔邊鬥尋,老人講看水勢上濟bōe 流過月眉(地名),大家就分頭去尋,有的騎 oo-toh-bai線西(地名)海尋,有的人去月眉尋,阿花姑順岸邊去尋,那行那哭,嘴一直那哭那唸我的心肝仔子……大家對頭前寮庄,尋到月眉(地名)復尋到線西海猶是尋無,尾仔一個抵退伍的厝邊,伊是海陸退伍的、會曉泅水,伊想講敢會去予草khê 咧,猶無流出去,伊就tsông 入去水底尋,誠好運,囝仔真正予一bô͘ khê 佇橋下,復較佳哉就是救伊的厝邊,知影未使對水尾出來,愛tsông 對水頭抱出來才有救。(原來民間的講法是水鬼會匿在橋下、拐囝仔落水,囝仔落水若順水流過橋就會無救。)囝仔抱出來已經變茄仔色,大家攏講無效啊,足好運!厝邊仔佇軍中有學溺水急救,先 khò 水,復伊做CPR才救有活,這擺我看著阿花姑哭的場面,我學著不管人的學問地位高低,媽媽的愛攏是共款的。

 

阿花姑對親人上好。In父母過身了後,逐擺大姊小妹若去in兜,伊若不是滷豬腳就是雞鴨,若無就是紅龜粿、肉粽……一大捾細捾叫人提--返去,復講恁今仔日無父母,我若無恁疼誰人欲恁照顧,伊攏無想著,伊的姊妹仔無父母,阿花姑你敢就有父母?你嘛是愛人照顧啊!

 

阿花姑只是一個田庄普通的婦人人,伊識的字無濟,伊應該是不知影孔子公講過甚麼。不過伊慷慨、豪爽、好心、復有孝,伊有足濟孔子公呵咾的美德,伊不免借小生楊麗花的名氣,佇我的心內伊本來就是一個大明星。

創作者介紹

阿等

adan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米
  • 娘我看完囉~(其實很多看不懂XD) 看完也是滿想念阿花姨的 我再一個月就回家了 到時候聽妳念應該比較聽得懂吧:P 媽媽好厲害耶~寫這麼長~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