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.10.1

我是一個庄腳囝仔,今仔雖然住佇都市,食穿攏足方便,不過阮嘛是會懷念,庄腳的空氣,庄腳的日頭,庄腳的風,庄腳的土味,雖然都市,共款有日頭,有風,不過都市的空氣、風、佮日頭、就是無法kah阮庄腳比,不知是按怎都市的空氣感覺起來就是būe 清,日頭就是不會焰,上重要的就是無我熟似的笑聲,尤其是無我愛食的冰啦。

我做囝仔的時陣,佮今仔共款,熱--人攏是熱kahpiak-pahit 陣仔我上期待的就是阿爸叫人去買一「tshiú」(一塊立方體的冰塊)冰返來予阮食啦。我常在講七歲就開始佇田裡鬥做工課,其實攏嘛是半做半傸(耍),做無若久就喝殄(喊忝),就等欲食冰。

 

  hit陣仔食的冰其實真簡單,攏是大人叫囝仔捾ue去 仔店買冰角,佇彼個 時代一般店家猶無冷凍庫,冰角攏是囥佇粗糠內保溫, 仔店的人知影你欲買冰就去粗糠內挖一tshiú」出來,冰連粗糠囥佇ue仔內,你就愛將ue縛站(踮)鐵馬頂、趕緊騎--返去,若無冰會予日頭曝溶去、到厝賰無半「tshiú」,你就會予逐個罵kah臭頭,冰買--返來,就用菜刀銎(kheng)斵(剁)hoo碎碎,有當時心適興會加仙草、抑是米篩(苔)目、若無蕃薯纖嘛好,大部分攏嘛干焦掺黑糖抑是白糖但定,料足簡單,不過佇日頭下作穡,你若有一碗冰通啉實在足爽快,嘛足幸福。纖=「米簽」

 

熱--人阮嘛是攏透早天猶未光就起床,早頓食飽,就愛tùe (綴)序大人去田裡作穡,若是殄(忝),田溝仔有水通洗腳手面,不過水hōo日頭曝kah足燒,若欲尋(找)樹下較揜貼的所在,水雖然有較涼,不過蜈蜞非常濟,若予蜈蜞khîⁿ著、你是會哀父叫母喔。這个時陣上好是有西瓜尾通食,你就būe記得熱囉。

 

過去阮兜種的西瓜、攏是西瓜結實(果)無若久,就有人會來貿(bau̍h)去,貿西瓜就是雙方品好一分田若濟錢,貿的人欲收若濟粒,若講會合,貿的人就會將伊中意的西瓜tǹg一個印仔,意思就是這粒西瓜是伊貿的,所以būe使偷食,干焦會當等收成了後的瓜仔尾、才會使光明正大來食。

 

將園裡的西瓜貿--人、哪親像較食虧的款式,不過貿予人你就不免煩惱西瓜予風颱抑是雨水「買」去,只要你交會出來佮人品的數量,你就有固定的收入,būe親像「去海口種菅仔(竽阿),白費氣力––血本無歸」,而且這個數量一定是比tǹg印仔的數量較少,所以你若繳會出來,凡勢你猶有一屑仔的西瓜通賣,所以阮兜攏嘛貿予人。貿的人嘛有好處,伊用較俗的價數,會當買較濟的西瓜,若好年冬大豐收koh風調雨順、伊就大趁,所以西瓜貿予人就親像一種心甘情願的跋筊。

 

斯當時出去、若有瓜仔尾,阮就 伊挽落來,用「手刀」對中央斬(cháⁿ)--落去,伊扑破,兩三個人做伙食,食西瓜兼洗面嘛是真趣味喔。除了食西瓜,腹肚若枵,阮就向望媽媽擔蕃薯纖(籤)湯來止飢,上好是甜的蕃薯纖湯、內底koh有摻一寡冰,he就有影會歡喜kah掠būe條囉。除了作穡有冰通食,有當時暗時仔、抑是特別的情況嘛有冰通食:

 

阮厝埕邊有種兩欉葡萄,葡萄藤足豔,有時會旋入厝內,會記得有一擺熱--人的時,中晝大人teh歇睏,規陣囝仔站(踮)葡萄下tshit-thô ,無張持有一个囝仔足大聲喝kah驚天動地,大家驚一下緊倒退走,你敢知影是發生啥事誌?原來不知一尾什麼蛇,順葡萄藤趖去厝角,吊佇葡萄椏koh站彼(踮遐)咧吐信仔(吐信),阮這寡囝仔、大家攏有夠驚,大人koh笑阮是惡人無膽。不過彼工阮遇著的是「雨傘節」,換準是你、你敢būe驚?話講倒轉來,住佇庄腳看著蛇其實嘛無啥貨,親像二伯in的桂竹林嘛曾掠著青竹絲,阮是雄雄看著不才會驚kah破膽。不過「大難不死必有後福」,你敢會知有啥好孔(康)呢?

食晚頓的時陣,阿爸講阮去hō͘蛇驚著,講欲我壓驚,叫我飯食較緊咧、講欲tshūa我佮小弟去冰店食冰,噯喲、 oān-nā有這呢好孔的事誌!

 

阮三个行入冰果室,內面人無若濟,阿爸頭家叫兩碗冰,頭家就對冰庫冰角出來,用水 冰頂面的鋸屑hu洗清氣,才慢慢放入去青色的剉冰機,剉冰機頂面有一個圓盤,有一個用柴做的扳柄(pian-pèⁿ)(握把),頭家用扳柄將轉盤躠無幾圝,一白雪雪的冰就出來-à,干焦看、我的嘴(喙)涎就giōng欲流出來囉……頭家koh問看欲摻啥貨,阿爸講有什麼口味,頭家講、看是欲清冰、四果抑是梅仔冰,攏嘛應有盡有,阿爸問糖呢?頭家講:「純的啦!無摻糖丹啦……」頭家koh講無甜免錢啦,尾仔阮叫一碗梅仔冰,一碗紅豆冰……,冰來囉,攑湯匙、挖一嘴(喙)先含咧嘴內,才大大嘴吞--落去,哇~頭殼giōng欲凊煙,這款冰實在有夠讚。會當去冰店食冰有影福氣啦!……這個時陣我嘴裡食的根本就不是干焦冰但定,其實猶有一種足單純的享受佮幸福!

 

冰一嘴(喙)續一嘴,清涼幸福的感覺、嘛一嘴(喙)續一嘴吞入去心肝芛仔內底,這種的享受我永遠嘛會記得!古早人咧講:「五月火燒埔、六月無乾路」今仔的日頭共款嘛是赤焰焰,特別是熱--人的日頭彼呢焰,連點馬膠嘛giōng去,厝內的度針嘛giōng欲磅破,連風嘛不知走去叨位覕!規身軀攏不時黏黐黐,規工būe輸落落水底共款,實在有夠艱苦。現此時你除了吹冷氣,你嘛會使kah我共款去冰店、叫一碗冰,不管伊是八寶冰、芋仔冰、抑是牛乳冰,均屬(反正)只要有一碗冰,你的熱天隨時嘛會變做春天。這種感覺我是做囝仔時代就按呢想的。食剉冰也會使講是我熱--人的生命,嘛是我做囝仔的時上好的享受。

人咧講:寒天啉冰水、冷熱家己知,熱天食剉冰的滋味按怎?嘛是家己知但定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阿等

adan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