楊麗卿 

有一站仔的暗時,牽狗去公園散步攏會phīⁿ 著一種臭羶臭羶[tshàu-hiàn] 的味,這種味足野,有淡薄仔親像khau土豆的時,土豆離土,hit 種分būe清楚是土抑是葉仔的氣味,我知影這是烏枋樹的味,因為佇阮外家大埕邊嘛有種幾若叢。阿爸愛種花木,規大埕不是花就是樹仔,逐擺返去猶būe到厝就看著烏枋樹徛懸~~懸、直~-直,佇遠遠咧共阮擛手[ia̍t-tshiú],烏枋樹下囥足濟款的椅仔,有阿爸的the-í,有椅條、有圓椅仔、有塑膠做的小交椅,嘛有小弟家己凊彩做的柴頭椅仔,一二十塊,食飯飽,大家踮樹下開講看種烏枋樹身的蘭花,烏枋樹的樹皮是鳥鼠仔色的,有烏枋樹殕殕[phú- phú]的樹身做底色,茄仔色的蝴蝶蘭愈影目,有當時阮會學阿爸倒踮樹腳睏中晝,烏枋樹的葉仔būe輸手掌共款,有長的有短的、葉面是深綠色的,不過對下底看去,葉仔的倒面顛倒是淺綠色的,樹椏 [ue]一對一對平pāng pāng [ thián]開,天頂的日頭閃空閃縫對--落來,將樹下割做有光、有暗、有深、有淺,足濟款的線條,空氣中的浮塵予日頭照著,發出微~的光,遠遠看去一層一層袂輸香環咧足優美。花期到,青白色、細細的花蕊發出臭羶[tshàu-hiàn ]的花芳,暗時芳味閣較重,埕裡的花木重重疊疊的芳味嘛偷偷仔軁入人的心內。

若想著阿爸,就會想著阿爸予外勞捒出來看阮khiok土豆的情形……其實外家罕得種土豆,阿爸看阮khiok土豆嘛干焦hitnia-nia,不知按怎這个形影哪會不時出現佇目睭前咧?無定著是hit工歡喜的心情內底有土豆的芳味,嘛有可能是阿爸破病傷久,所以對伊的印象攏是氣味:親像伊頭痛的時愛抹的薄菏玉的味,醫生館的消毒水佮種種特殊的藥味……阿爸的味攏是病人複雜的氣味,干焦這擺是芳芳的土豆味,才會這呢難忘。

氣味是人情世事的tshuā路雞嘛是記持的鎖匙,鎖匙開到叨,記持就走到叨。有當時仔無張無持傱出來的是細漢彼當陣的故鄉,he是稻仔花、芭樂花、檳榔花混合出來的田園味;有當時仔是曝粟仔的時、焦閣鑿的日頭味;有當時仔雄雄走出來的是含笑花、玉蘭花、樹蘭花……厝邊老人插佇鬢邊的芳味,有時陣花味佮阿婆仔頭、佮勻勻仔 [ûn- ûn -á]行的老人腳步。翱翱[kô-kô ]變做是外媽慈祥的面容浮佇眼前;有當時仔氣味這个鎖匙,招溫度、溼度做伙來開,一下開,一寡奇奇怪怪的氣味就相連紲走出來。親像風颱天,空氣中生殕生殕的味,不知按怎引我思念阿母落雨天煎蕃薯餅的氣味,會記得阿母攏會先將蕃薯切hoo~薄仔,才倒淡薄仔油落去鼎裡,等鼎熱才囥蕃薯phiánn落去,金黃色的蕃薯餅、會用它的芳味,拐囡仔伸手去偷拈,阮一面驚燒一面愛食的心情到今仔攏猶會記得;神明生的時,灶腳煠[sah]精牲的芳氣、引饞囡仔伸頭覕頜[lun-thâu bih-ām]空氣中燒金紙、燒香的薰味、放炮仔的煙味……tsiaêbūe出來的鬧熱味……攏使人數念。

氣味偷偷仔藏佇心肝內,變做一種記持,雖然咱看būe著、講būe出來,不過你會因為氣味心情變做無共所以咱踏入門若會當phīⁿ著灶腳的芳味,抑是啥物屬於你個人知影的好味、就會感覺茨的溫暖,連囡仔嘛共款。囡仔tann-á出世的時,愛予孤一個人抱,你若好心看囡仔睏去欲小khóa替一下,tann-á換手,囡仔隨會醒--起來,老人就會講你身驅無奶羶,囡仔不予你抱……若按呢囡仔敢是用phīnn著的氣味來捌伊家己的父母?敢是用鼻仔來分人佮伊的關係?囡仔的每一個日子、每一個夢,若攏有父母甜蜜的氣味,誠實是人生媠的開始。嘛有濟歲人講:būe使傷捷換枕頭,若無,囡仔phīnn無家己的氣味會歹育飼。敢是逐个人攏咧揣伊家己的氣味,揣伊家己知的故事?莫怪囡仔愛被仔mooh咧,目睭kheh-kheh 享受伊家己知的滋味……

會記得我五六歲仔的時陣,阮兜倩人來厝裡做「紅眠床」,我愛看木匠師咧摔繩[sut-tsîn]。摔繩愛用墨斗,墨斗的色烏烏是用柴刻的,中央有一个墨池,內底囥一塊棉仔,欲量柴的進前愛倒淡薄仔墨水入去,按呢張好的線搝出來的時就會搵著墨汁,木匠師用墨斗槩線的時只要將線固定佇欲量的所在,線輕輕仔搝起來閣輕輕仔彈一下,就會當畫一條烏閣直的線。不過我閣khah愛看伊咧剾柴,剾柴的時,伊的雙跤會迒過柴頂,身軀向進前,用雙手huāⁿ剾刀,一下仔一下仔剾,剾刀行過的所在,柴刀花嘛一片一片、一捲一捲……捲出來長~~長的柴芳味,我愛一攬一攬的柴刀花moh起來phīnn in的氣味,柴刀花一片一片的模樣būe輸剾好的柴箍魚。會記得彼陣仔抵好厝裡有一尾柴箍魚,柴箍魚囥佇門框的頂面,透早阿爸對門框的頂面魚提落來,欲食的時才用剾刀來剾,剾的時一蕊一蕊的柴箍魚花柴箍魚特殊的香味攏剾出來,連愛睏的囝仔嘛攏予芳味叫醒矣。一捲一捲的柴箍花提來搵豆油,就是上讚的早頓。柴刀花予我tshit-thô的趣味,柴箍魚花予我的嘴滿足的快樂,我嘛分būe出來到底是較愛柴刀花抑是較愛柴箍魚花,總講是這二種的芳味,這二種的花捲我囝仔時代幸福的滋味攏捲出來!

講起來人的記持足狡獪,往往你干焦會記得你想欲記得的事誌,若是無爽快的經驗就會放乎būe記得不過若有一工你的鼻仔復phīnnhit種氣味,氣味就會直接將你藏佇心肝內的感情攏搝--出來。

有一工人送我ㄧ包杏仁牛奶粉,無想著這包杏仁牛奶閣kātshūa入去青春卻是遺憾的世界。

He是我高中的時代,我tann-á考著高中,猶咧等新生報到,不過我無親像別人hiah-nī快樂,因為我的鼻中央生一粒疔仔。頭仔我計是thiāu 仔,等規個面攏腫--起來,才知是生鼻疔。老輩的講疔仔生佇鼻中央上介厲害, būe使弄破,若無人會khiau 去。阿爸驚一下緊載我去隔壁庄揣治疔仔的專家,雞屎伯仔一下看嘛講這歹搝搙矣,講愛用藥仔kā腹內的hông [khip ]出來,就用雞卵佮一寡黃、白的粉合合[kap-kap ]攪攪做一翱,糊佇我的鼻頂,這個模樣būe輸小丑仔的鼻結一粒球。不過無效。我的面顛倒腫kah若豬頭……厝邊罵阿爸:猶不緊tshūa去彰化予先生看……老先生看著我的面,罵阮是按怎這陣才tshūa來?阮猶咧ti-ti tu-tu不知欲按怎講的時,老先生已經不知用啥乜物件kā疔仔鑿破,臭臊臭臊的膿流出來,我的面嘛būe雞胿仔thok破共款,面隨消一半去,膿擠kah差不多的時,老先生糝一寡藥粉入去空嘴,一陣清涼爽快的感覺,我知影對症矣,尾仔老先生閣用伊的秘方嘴包起來,另外包七工份的藥仔予阮紮返去,……老先生佮雞屎伯仔共款攏是做功德的~不免錢。雖罔我的鼻中央今仔有一個khî,不過想著老輩的無計較的心意,uan-nā會感動敬佩in

鼻中央糊一翱藥仔,būe輸斯當時一个電視節目的主持人「亮叔叔」,心肝足懊惱,因為過轉工就欲去新生報到,tu這箍鼻欲按怎見人咧?不過老先生有吩咐愛照起工糊,若無閣發hông就無藥通救矣。姑不而將就按呢去學校。大家誠實目睭掠我金金看,佳哉無人笑我,我計是按呢就無人會記得我的漏氣事。哪知有一工記持的盒仔猶是會拍開,藏無好的感情猶是會走出來。

我讀的女中是佇市區,校地無闊,四連轉墘攏攏是人的徛家,上東爿的牆圍仔外囥一排水肥車,逐禮拜攏會來處理一擺,逐擺若來大家就愛鼻仔捏咧,忍受臭moo-moo的屎味,所以大家攏向望hit工有體育課會當閃去運動埕。女中的運動埕內底東北角種一叢榕仔,西北角種欖仁樹,遮兩叢樹仔媠閣秋凊[tshiu-tshìn],大家攏愛借機踮樹跤「打球」,有一工我佮「阿姿」踮樹下,「阿姿」雄雄講:你會記得咱新生報到hit工有一個「亮叔叔」booh?鼻仔hiah-nī懸,閣掛一副hiah-nī厚的黑框目鏡,大家咧看伊,伊復激不知的款,有夠好耍的,你敢會記得彼个是siâng……我只好家己承認「亮叔叔」就是我,因按呢開始我和阿姿的友情。

「阿姿」是阮彼屆高中聯考的狀元,人生做瘦抽瘦抽,伊的註冊商標就是有兩支超級的大板牙,一工到暗講一寡人無一定聽有的笑詼話,伊雖然是狀元,不過būe激屎,人緣足好,人若問伊功課,伊攏會熱心幫助人,伊人躼我矮;我坐佇頭前,伊坐佇上後壁;伊是頭一名,我是強欲尾仔名。阮二人應該無機會深交。佳哉伊gâu讀冊不過螺絲腳螺絲腳,顛倒我gâugâu跳是班裡的運動選手,因按呢猶是會當做朋友。

「阿姿」是都市人,我是庄腳人,我捌的干焦是土沙佮樹木一寡無中用的物件爾爾,不過「阿姿」是都市的庄腳倯,顛倒足愛聽我講庄腳的代誌。有一個同窗欲考美術系,講不知是按怎畫豬尾袂使畫直直,愛畫彎彎圓圓親像打一個活結的形?嘛有人講雞爪畫būe好勢,叫我tshūa 伊去庄腳看雞,我只好tshūa in去看庄腳人自出世就會曉的物件「阿姿」būe當去,不過伊足愛聽,逐擺攏笑kah腳搖手愰。

有一工學校的斑芝樹的樹芒開矣!白色的花芒būe輸有翅共款,輕-á颺颺飛……有一工飛--入來教室,十六七歲的查某囡仔愛烏白想,抵好讀著「柳絮因風飛」的句讀,感覺足浪漫足有詩意,花芒飛到叨就有人偷偷仔伸手去掠花芒,老師無看著、大家就有樣看樣愈來愈濟人咧耍,彼節抵好是一个足疼阮的數學老師,伊看阮耍kah遮呢歡喜,規氣課停咧予阮耍hoo夠氣,這是1976年五六月的代誌,也是我佮「阿姿」上數念的往事。不過天怨妒人的快樂,無外久「阿姿」予 oo-toh-bái撞著,阮媠的故事就結束矣!

高三的時,「阿姿」雖然佮較早共款愛講人聽無的笑詼,不過今仔不但無人聽有,講話嘛會大舌大舌,伊的字本來足媠,尾仔sùa 無人看有,聽講考試的時干焦偆會曉畫三角形、圓形--的符號……… in序大人只好來辦休學。老師講伊是車禍的時,頭殼內的凝血塞咧、損著腦,才會即呢嚴重,老師叫阮有閒去看一下……

Hit陣仔拜六讀一晡,下晡阮會留落來讀冊,阿姿in兜離學校無外遠,三四點仔逐家就相招去看伊。伊看著阮足歡喜,對眠床坐起來佮阮講話,逐家看伊無像人講的遐呢嚴重,漸漸就罕得去看她,佇學校嘛漸漸無人關心伊現此時的狀況。尾仔kan-nā  偆我佮秀玉兩個人逐禮拜去,逐擺去,伊差不多攏咧睏,有當時仔in媽媽會--起來。阮佇in兜大部分的時間攏是in媽媽講伊的病情按怎,抑是講「阿姿」囡仔時代的代誌,我佮秀玉攏知影阮不是去看破病的同窗,阮是去陪伴一個無助的老母。逐擺去,in媽媽攏會對半樓仔的櫃仔內,提一罐杏仁牛奶粉出來泡予阮啉,講這是「阿姿」上愛啉的口味,阮攏足歹勢,足驚予人笑是為著啉牛奶才去看伊,不過in媽媽攏會吩咐阮後禮拜愛閣再來,所以阮就繼續去……19776月,阮畢業欲大學聯考,我佮秀玉自按呢無閣去,心肝想大學考了才去看嘛būe慢,七延八延到七月中才去,哪知已經būe,「阿姿」已經佇阮聯考的時過往矣……這是我佮秀玉面對青春的花蕊墜落的頭一擺……兩個人除了流目屎būe曉講半句安慰的話……不知坐外久,告辭的時行到門口,in媽媽雄雄講一句:「būe記得泡牛奶予恁啉」,阮攑頭看著in媽媽目頭結~~結的面容,想著伊白頭毛ê ,送黑頭毛ê 的淒涼,就趕緊離開,自按呢不捌復去拜訪in,嘛自按呢這个有杏仁芳味的悲喜世界關起來……

足濟的氣味,咱看būe著,不過伊會牽--出來一大堆故事,這種感覺嘴講būe--出來,不過酸酸的鼻仔伊攏知……

`

創作者介紹

阿等

adan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