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本文中徐志摩並不特意描述自己的遊蹤,而集中筆力在無窮的旅遊樂趣上;主題表現並不純正,卻很能表現徐志摩的典型風格─他慣用「濃得化不開的筆調」(作者自述),又好用大量修辭,如此雖能震撼讀者心靈卻也常常因此惹來評議,故以下即針對此種現象加以探討:

一、用詞鮮活或白而不化?

adan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