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
2010.10.4

阮翁是音樂迷,逐工若不是西洋opera(歌劇)就是古典音樂,凡若是伊佇厝裡,hit台CD規工就tân-bōe煞,阮大家(婆婆)復講伊攏愛聽hit-lō:「人聽無的、吱吱叫的物件」,啊今仔日伊是塊聽啥貨呢?咦?這敢不是人稱:「中國二胡之父」劉天華的十大名曲「良宵」佮「賽馬」咧?這塊CD是我的,我已經幾若冬無聽囉,伊是叨一條腸子咧 phua̍h--著、koh提出來聽?……我抵好咧無閒無愛插伊,……忽然間耳仔邊換傳來騰格爾的「八千里路––雲––和––月」,這條歌凌風先生曾用作「八千里路雲和月」的節目主題歌這條歌足濟人攏知,尤其是節目抵開始的片頭,騰格爾用伊蒼茫高懸真特別的「草原之聲」,唱出伊的故鄉––蒙古、「父親的山、母親的河」屬於草原的牧歌。伊hit聲「八千里路––雲––和––月」,逐擺攏會予我想著:「敕勒川﹐陰山下。天似穹廬,籠蓋四野。天蒼蒼﹐野茫茫﹐風吹草低見牛羊。」這條鮮卑族的歌謠,這呢綠野草根性,這呢遙遠的感覺。騰格爾特別的喉音,所傳達的不是kan-nā蒙古人佇無邊無際的草原規日佮馬頭琴做伴的生活,嘛予我想著hit年,我低音大胡(二胡)的名曲「秋原牧馬」的日子。

 

佇1976-1977年、我猶咧讀高三,tng 咧準備大學聯考的時代。算起來嘛是三十外~外年的事誌,彼站仔是按怎的暗暝、詳細的情形我差不多攏būe記得啊,會記的干焦有一tsām仔我想būe開,為著欲省一個月「三十六箍」的車錢,甘願騎鐵馬去學校,往回十六公里的路程,對一個逐工愛讀的冊、疊起來那山的高中生來講,實在傷殄(忝),所以逐暗阮兜的kám-仔店猶未關門,厝內的事誌放咧我就去睏。父母疼我攏無講按怎;逐工我差不多二、三點就起來讀冊啊,我若讀甲倦(siān),我就開門出去阮兜斡角路邊的所在,hia 有一枝電火柱仔,我就豎站(徛踮)路燈下,看路燈幽幽的青光,燈下蛾仔受著燈光的吸引,飛來飛去,我知這是、飛蛾撲火––自尋死路的行為,不過更深夜靜,對蛾仔明知穩死的,猶原一擺復一擺衝向光明,不知不覺有一種悲涼的憐憫。不過無若久我就無法度站(踮)外口豎(徛)囉,原因就是有人天猶未光就起來巡田水,看著遠遠的形影……第二工就有人佇咧流傳:「炎仔in店邊有查某鬼……」,為著無愛驚著別人,所以了後我就無koh出去外面、干焦tiàm厝內讀但定。

 

有當時抵醒我會坐tiàm大廳tuh-ku,有時嘛會半睏半讀,大部分我會點一支香厝內服祀的神明講:「小信女欲參加聯考,愛認真讀冊,不過無膽、會驚有--的無--的,請「周王公」 我保庇 我壯膽」,這是阿爸教我的辦法,這個辦法有影有效,因按呢我就būe驚囉。拜了我就提冊坐tiàm下桌的邊仔讀冊,順續(紲)將Lajioh扑開來壯膽。

 

你不通看我半瞑敢豎(徛)在門口,其實是因為較早庄腳的治安好,而且有當時būe記的戇膽戇膽才敢出去,其實我的膽無半兩大,是按怎我這呢無膽呢?因為hit時民智猶未開,庄腳無論叨一個所在攏有神啦鬼啦的傳說,尤其阮厝後壁就是集聖宮,hia 服祀的不管是蘇王爺、趙王爺抑是太子爺,暗時攏是用五燭的電珠仔照光,彼陣仔阮兜無便所,若有必要愛去廟埕邊托兒所的便所借用,行過暗so-so的廟埕,逐個神明的金身雖然瑞氣千條,不過hit款猙獰恐怖的模樣,而且大人平常時教囝仔,攏會講:「舉頭三尺有神明」,特別愛講十八閰羅的故事,我雖然無做歹,不過總嘛會有應嘴(喙)應舌、抑是無乖的時陣,所以我攏足驚神明會責罰。雖然神明是咧保庇人的,不過我足驚神明,這款的驚惶害我到今仔攏無啥敢踏入廟內,阮翁攏講我是惡人無膽,確實是按呢,(所以我的查查仔講伊欲信基督教,我馬上就同意啊!)除了家己疑神生暗鬼以外,雖然彼陣仔電火逐家攏有-à,不過庄腳人拾拾(khioh-si̍p),為著欲省電錢、攏足早睏,暗時一四界攏暗moo-moo,莫怪會有鬼怪的聯想。

 

半瞑的Lajioh若無注意,就會轉著大陸hit爿的放送,佇彼陣仔,「小心匪諜就在你身旁」的時代,咱講阿共仔食草根喫(啃)樹皮,阿共仔講咱食弓蕉皮的年代,你若無張持聽著「祖國」人的話、是真恐怖的,所以我攏會將Lajioh固定在中央廣播電台。因為中央廣播電台是對大陸同胞廣播的節目,按呢就būe 犯官司,而且兩、三點的節目是「國樂」,連「祖國的父老兄弟姐妹」這款話嘛無,聽起來特別安靜,確實有安神寧腦的效果。既然是「國樂」,什麼樂器攏有,不過可能是半瞑的緣故,較歡樂較吵的樂曲,親像普天同慶、萬壽無疆、金蛇狂舞等……是一定būe出現的,較寧靜的親像「高胡」(高音二胡)的一葉蘭(樂曲名)我就聽過幾若擺,尤其是大胡hit條「秋原牧馬」我聽上濟擺。

 

秋原牧馬、這條歌佇我讀大學的時陣猶不時聽著,這二三十冬來不曾復聽過,這條歌按怎演奏其實攏已經būe 記得囉,不過歌內底的氣氛,應該是咧描寫游牧民族的生活:草原天高(懸)地闊,飼馬的人坐佇馬頂,有當時互相競爭馬術,恬靜的草原因為萬馬奔騰,變做鬧熱活潑,有時陣草原的人坐佇馬頂恬恬靜靜看in的馬kah羊吃草,未輸千里闊的草原攏是in的家園,in就是佇tsia (遮)咧生活……hit年逐個半瞑「秋原牧馬」的絃仔聲kah厝內薰香(hun-hiunn)的情調,陪我度過苦澀的高三生活,也予我足濟的戇想。後來我會當順序考著大學,而且是莊內頭一個考著國立大學的查某囝仔,(查甫有足濟個)我感謝周王公的保庇,嘛感謝「秋原牧馬」帶予我的安寧kah滿足。

 

讀大學了後,我就參加國樂社學絃仔,人講「年蕭,月品,萬世絃」意思就是講品仔 (笛子)較好學,學差不多一個月、就會曉歕了,不過若學洞簫就愛一年,若學絃仔(二胡)凡勢學一世人嘛學不曉。不過我嘛不驚,對學刣豬(譬相初學者聲音歹聽 )開始學,一年後老師看我有進步、就叫我對國樂社借一支絃仔趁歇熱提返去學,自按呢我就逐工坐tiàm(踮)阮的店內,有閒就學……黃昏的時,店門口正對面有一座牆仔,我就夯一條椅條仔坐tiàm(踮)牆仔邊,對練習的小曲:鋸大缸、花好月圓開始一直練kah「良宵」、「懷鄉行」、「敘事曲」,連根本就超過程度的「空山鳥語」、「賽馬」、「秦腔」……嘛不驚死活一直練落去……沈尹默有一首華語詩講的是彈「三弦」,不過甲我彼陣仔有淡薄仔相仝:「… …誰家破大門裏… …旁邊有一段低低土牆/擋住了hit 個彈三弦的人/卻būe-tàng (不能)隔斷三弦hit種鼓蕩的聲浪」。

彼陣仔我完全無管來來往往的人是按怎看我的,逐工坐tiàm(踮)牆仔邊ue絃仔… …總是有一工,有一个過路的人停落來問阿爸:「hithit個離頭散甲(意指頭髮雜亂),向àⁿhiaue絃仔的查仔囝仔是誰的?是不是有淡薄仔悾神?」阿爸 無聊的人應講:「伊是我的查查仔,伊咧學絃仔,būe使是booh?」,三十外年啊,想著阿爸的這句話,目屎giōng欲流落來,阿爸當時是用啥物心情來支持我咧,我彼陣仔是按怎一定愛坐tiàm-hia ue 絃仔咧,我敢不知影hia是出庄入庄唯一的一條路,我hit款的猖狂,引起別人礙頭礙耳,父母是欲按怎應付呢?規庄的人干焦識歌仔戲teh用的「大廣絃」、「椰仔絃」,是按怎我一定tiàm-hia展「二胡」咧?啊!不是癡就是呆啦!大學畢業頭一份薪水、萬四箍,我就開五千箍拜託人對香港幫我買一支絃仔返來,彼陣仔父母逐工咧liok三點半,是按怎我būe 曉體貼父母,一定愛買hit支絃仔咧?其實我根本無音樂的天份,絃仔根本就學了無好,彼陣仔興興、尾仔冷冷,自1987年了後,絃仔就一直擲佇壁角,逐擺若拚掃顛倒嫌伊鎮位……

 

我為tio̍h「秋原牧馬」去學絃仔,我為 tio̍h 絃仔續(煞)惹出事端,絃仔擾動我的心,對較早到今……

 

創作者介紹

阿等

adan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Lò kha--ê
  • 我最近當tī 咧學"秋原放馬"這首國樂曲,樂器嘛是二胡,想講來網路揣看有這首曲通好下載抑無。
    無意中來到你ê部落格,一下看,哇,閣用台語寫--ê,斟酌kā讀予完,哦,閣寫得真讚,真正是少年人一片ê熱情。
    這馬m̄知猶有咧耍國樂抑無?我kā你加油!
    有閒請來參觀我ê Blog啦:
    http://tw.myblog.yahoo.tw/tshong-lim/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